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观点新知 > 媒体:“知识跨年”受追捧源于“知识焦虑”

媒体:“知识跨年”受追捧源于“知识焦虑”

2018-10-10 00:31

(原标题:“知识跨年”受追捧源于“知识焦虑”)

跨年演唱会一直是岁末年初的保留节目,各大卫视为这一电视盛会可谓摩拳擦掌、“全副武装”,拼明星、拼舞美、拼创意……在兴奋与狂欢的氛围中辞旧迎新。而今年,多家电视台另辟蹊径,打出“知识跨年”的招牌。浙江卫视推出“2018思想跨年盛典”、深圳卫视联合罗振宇开展《时间的朋友》跨年演讲。节目中对一些热点问题展开严肃的演讲与讨论,在理性思维的碰撞中也招揽了大批受众。

“知识跨年”备受欢迎,体现出人们提升自我和知识获取的需求。互联网时代下,信息海量增长,知识更迭速度加快,在“不进步就是落后”的环境下,“知识焦虑”成为人们的新困扰。

近年新兴的知识付费模式,正是应对“知识焦虑”的“药方”。知识付费是一种通过贩卖知识获得收入的创新型商业模式,是互联网经济下的积极探索和成功尝试。自2016年兴起之后,2017年实现爆发式发展。喜马拉雅FM推出的“123知识狂欢节”销售总额突破1.96亿,增长率高达300%。

同时,知识付费又是一种文化普及方式,通过高质量的内容产品,来满足用户各类知识获取需求。于付费用户而言,只要支付一些费用,便可获得高质量的知识信息,增加知识储备,又节省了时间成本;于知识提供者而言,在空闲时间贡献知识盈余,既可获得一定收入,又能在与他人的思维碰撞中产生新的火花;于付费平台而言,在获得平台中介费用的同时,能够营造良性沟通平台,通过商业力量推广知识传播。

知识付费模式在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知识需求的同时,也营造了全民学习的良好氛围。单纯的娱乐已经无法满足人们的精神需求,能实现长期收益的内容消费开始成为新选择,一个“人人皆学、处处能学、时时可学”的学习型社会正在构建当中。

新时代下,人们要想真正摆脱“知识焦虑”,拥有更多的获得感,还需将被动的知识喂养转变为主动的信息搜寻。只有主动探索,才能实现完全意义上的“求知纪大爆发”,才能真正实现全民文化大发展大繁荣。

推荐笑话段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