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观点新知 > 母子倆的企業改革記憶(改革開放40年·改變從這裡起步③)

母子倆的企業改革記憶(改革開放40年·改變從這裡起步③)

2018-10-13 15:38

母子倆的企業改革記憶(改革開放40年·改變從這裡起步③)

  圖①:30多年前,車間裡的尤芹芬。
  資料圖片
  圖②:如今的尤芹芬正在工作中。
  本報記者 王偉健攝
  圖③:許磊正在操作設備。
  本報記者 王偉健攝
  圖④:上世紀80年代的無錫縣堰橋微型電機廠裝配車間。
  資料圖片

母子倆的企業改革記憶(改革開放40年·改變從這裡起步③)

  一家企業的興辦,改變了無錫人尤芹芬一家的生活,也改變了兩代人的人生軌跡。30多年前,那場發軔於江蘇省原無錫縣堰橋鄉(現惠山區堰橋街道)的改革,讓尤芹芬體會尤深。

  “堰橋率先在企業中實行‘一包三改’,這調動了企業和工人的積極性,推動了無錫鄉鎮企業工業的‘異軍突起’,促進了‘蘇南模式’的創立和形成,這才有了我們今天發展的成果。”無錫市惠山區委書記李秋峰這樣說道。

  從固定工資到浮動工資,干得多拿得多

  1984年下半年,一個消息讓無錫縣堰橋公社堰橋大隊的工人們一片欣喜,堰橋要辦新的電機廠了。尤芹芬和工友們都知道,“新工廠的收入肯定比現在高”。因為從1982年11月起,堰橋公社就在集體企業中試水廠長經濟承包責任制,改干部任免制為選聘制,改工人錄用制為合同制,改固定工資制為浮動工資制,開啟了聞名全國的“一包三改”的序幕,也讓堰橋公社虧損的企業賺了錢,工人們掙了錢,這早就讓這些還在集體企業的工人們眼饞了。

  1984年4月13日,人民日報在頭版刊發《堰橋鄉鎮企業全面改革一年見效》的消息,並配發《把“包”字引向鄉鎮企業》的評論員文章,肯定了堰橋人民的首創精神。讓“一包三改”經驗正式從堰橋公社走向全國。

  當年10月,實行“一包三改”制度的無錫縣堰橋微型電機廠正式成立,尤芹芬也從集體企業的工人轉變成了聘任制工人。“以前干多干少一個樣,都是兩塊錢一天,新工廠是計件工資,干得多拿得多。”尤芹芬有了積極性,不僅和自己較勁兒,也和工友們比賽。

  到了第二年年底,尤芹芬一結工資,發現自己竟然拿到了1000多元錢。“那時候都是10元一張的錢,厚厚一沓,交給了父母,真的很開心。”尤芹芬回憶說,她也成了小姐妹眼裡的“有錢人”。

  “實行‘一包三改’之后,一舉打破了以往集體經濟‘終身制’‘鐵飯碗’和‘大鍋飯’三大弊病,開創了計劃經濟條件下農村改革新局面,企業的發展也日新月異。”堰橋街道黨工委書記鄭德友說。

  從集體企業到現代企業,“讓兒子也來工作”

  1990年,無錫縣堰橋微型電機廠發展到第六個年頭,尤芹芬從車工升到了班組長。這一年,工廠的貨物供不應求,甚至有下游工廠直接到他們廠裡搶貨,廠裡的效益特別好。當年年底,廠長趙漢新讓管理層自己報工資。尤芹芬的工資也漲到了6000元/年。

  1997年,電機廠完成改制,成立有限責任公司,這是一次重要革新,明晰了企業的股權。而在此前,公司產品已經出口日本富士電機公司,並與ABB、西門子等公司開展合作。

  如今,公司已定名為新宏泰電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,這家從集體企業脫胎而成的“小舢板”,正一步步邁向現代企業。

  看著企業發展越來越好,尤芹芬也有了一個想法,“讓兒子許磊也來這個公司工作。”

  此前,許磊大學畢業,就自己找了一份工作,在無錫新區一家日資企業做產線工程師助理。從外企到民企,許磊並不願跳槽。對新宏泰,許磊並不陌生,因為他小時候就來廠裡玩過,“以前,廠裡裝配開關,都是人工裝配的,有時候,有些零件還要用錘子敲”。

  但架不住母親多次勸說,終於在2012年底,許磊辭職來新宏泰電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,在模具車間加工中心,做起操作工。

  “我媽讓我進這個廠,一是離家近,二是她在這個廠工作了30多年,對這個廠也有感情了,希望發揮我的專業知識,為廠裡工作。”許磊這樣解釋母親勸自己從日企辭職的初衷。

  從小企業到上市公司,改革創新是關鍵

  不過,到許磊進廠工作時,企業已經大變樣。

  在精益生產現場,連續流、單件流有效地應用到車間生產,由原來的“一人包所有”轉變成“一人一工序,流水作業”,縮短了整條工序時間,提高了工作效率,而且,產品質量更穩定。“有了這些數控機床,隻要兩三個人都能管一條生產線。”許磊指著加工中心的一條生產線說道,工作6年,他也成為了加工中心的組長,從事數控編程,“這些年,車間實行智能化改造,讓我學的機電一體化專業也有用武之地”。

  作為公司的老員工,進廠34年的尤芹芬現在的工作也和當年有了天壤之別。剛進廠時,尤芹芬是車床操作工,之后做產品質檢。“最開始,我們做質檢工作,都是用卡尺量,現在對精度要求很高,有的加工精度要達到0.001毫米,就要用三坐標或者投影儀來檢驗。”尤芹芬一邊在電腦前操作投影儀一邊介紹說。

  30余年來,新宏泰始終聚焦主業,做低壓電器配套產品,硬是將一個細分領域的制造企業,做成了上市公司﹔近年來,無錫市惠山區堰橋街道也按照全面深化改革要求,協助企業進行智能化改造,輔導企業建立研發平台,申報各類科技扶持項目,累計爭取超過千萬元的政府扶持資金。

  創始人趙漢新說道,企業能走到今天,也是發揮了“四千四萬”精神——走遍千山萬水、歷經千辛萬苦、用千言萬語開拓市場、進行機制改革承擔千難萬險,才有今天的成果。“技術力量缺乏,我們就到上海等地聘請‘星期天工程師’,讓自己的工程師跟著學習,培養出來之后,和高校合作,再到外面學習,慢慢才建立了一支強大隊伍。企業最終上市,跟走技術革新和骨干培養機制革新道路是分不開的”。

  企業不斷轉型升級,員工也要時刻更新技能。尤芹芬並不排斥這些變化,“現在,公司上市了,對我們要求高,証明企業發展得好,我們的飯碗就更牢”。


  《 人民日報 》( 2018年10月08日 10 版)

延伸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