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网络营销 > “网络IT第一大傻”熊俊的逆袭

“网络IT第一大傻”熊俊的逆袭

2018-10-31 06:23

  没有人能预料到故事后来的走向,包括熊俊本人。

  当2013年网龙以19亿美元“天价”把91手机助手卖给百度时,6年前曾以10万人民币把iPhone PC Suite(91手机助手雏形)卖给网龙的熊俊,被嘲讽为“网络IT第一大傻”,为他人作嫁衣裳。

  然而仅仅一年后,熊俊就杀了一记漂亮的回马枪。2014年10月,台湾上市游戏公司乐升宣布以10.68亿元人民币收购同步推。同步推是熊俊“含恨”离开网龙后做的产品,而且是91手机助手的劲敌。

  能上演如此峰回路转剧情的,岂非是池中物。

  从大学时代开始,熊俊就没有按套路出牌过。高考填报志愿时,由于分数不够,立志要当程序员的熊俊因为高考失误,与计算机专业擦肩而过,被调剂到和计算机没什么关联的会计专业。

  很多人也许就此接受现实,但熊俊偏不,他来了个“曲线救国”,每天吃泡面攒钱买了一台电脑,靠着自学Photoshop、Flash、Asp等软件,成了计算机协会的主席,还利用课余时间为教务处编写了“教师评议系统”。

  最厉害的是,毕业前夕,熊俊跑去说服计算机专业的老师,让他参加计算机系的毕业论文,最后成绩出来,他还把计算机系毕业论文榜首的位置占据了。

  2013年,在熊俊离开网龙4年后,网龙以19亿美元“天价”把91手机助手卖给百度,并购价远超雅虎并购阿里巴巴的10亿美元,一举创造了当时中国互联网史上规模最大的并购案。

  要知道,当年网龙从熊俊手上买走iPhone PC Suite(91手机助手雏形),仅用了10万人民币,转手间两万多倍的差价,向来暴利的房地产都不敢这么玩!

  为此,不少人认为熊俊应该“悔青肠子”,也有人称他为“网络IT第一大傻”。

  但熊俊的表现出人意表,早在“iPhone PC Suite”被网龙收购6年后,91无线准备独立上市估值达到8亿元时,回忆起当年这个收购案,熊俊就坦言“一点都不觉得后悔”。

  其实干过这种“回头看想抽自己耳光的傻事”的,互联网上大有人在,君不见如今叱咤风云的雷军,当年也以“我们不熟,我不会投”的理由拒绝上门找融资的马云和马化腾,现如今互联网上的格局,谁又能预料到,谁又比谁有眼光?

  更何况,当时熊俊“贱卖”iPhone PC Suite的理由很直接也很现实——缺钱。五斗米是很容易让人折腰的,尤其是还连带一些短期内可视的“未来”。

  “能够从一家台湾公司进入一家上市公司,对我的诱惑还是挺大的,我考虑了一下,最终同意了。”后来熊俊回忆说。

  那是2007年9月,熊俊在一家叫“凌越资讯”的台湾公司任职,刚升为主管不久,正值乔布斯向世界亮出了“杀手锏”——iPhone第一代,意气风发的熊俊决定尝鲜,于是买了人生的第一台iPhone。

  在使用时,熊俊发现手机里的照片和备忘录等都没法拷贝到电脑中,作为曾为大学教务处编写过“教师评议系统”的技术党,他决定自己解决问题,利用业余时间写了几个小程序,“只要我觉得不好用的,就用程序来解决”,他说。

  他一边写,一边上传到到威锋网(专业的iPhone用户交流社区)上,玩的越透,写的程序越多,不知不觉间,熊俊手头上已有好几个程序。俗话说,独乐乐不如众乐乐,他索性把这些全部整合在一起,开发了一款名为“iPhone PC Suite”的工具。

  凭借口碑相传,iPhone PC Suite大受欢迎,到2007年11月,光威锋网上就积累了20万左右用户。

  这直接为他进入网龙铺平道路。有一天,熊俊接到自称网龙董事长助理的电话,对方邀请他去网龙总部参观,惊喜之余,熊俊抱着游玩的心态欣然前往。

  参观过后,殊知对方突然提出以10万元人人民币收购iPhone PC Suite,而且明确表示熊俊可以跟随进入网龙。网龙是一家网游公司,彼时刚刚在香港上市。不难想象,一家上市公司向自己招手,还有10万到账,怎么看都是一次划算的买卖。

  两相对比下,并不难选择。

  更重要的是,依靠有钱有人的网龙,熊俊可以放手大干一场。果不其然,一进入网龙,熊俊就拿到钱招到人做手机项目,三个月后,91助手的1.0版本正式上线。

  在网龙头几年,熊俊与网龙的关系十分融洽,“公司从来没有干涉过我们,所有的决策都是我们自己做的。”熊俊说。

  但要来的风雨,迟早要来。2009年下半年,金融危机、市场不景气、同行竞争激烈等一系列问题席卷而来,网龙现金流开始紧张。如此情形下,网龙做了两件大事之间接导致熊俊的出走。

  一是管理层开始介入熊俊所在的无线部门,团队与管理层之间矛盾激化,二是开始大规模地裁员,每个部门固定裁员15%,这项裁员计划一下子激怒了年轻气盛的熊俊,他拍桌子大喊,“要裁先裁我。”

  双方矛盾被摆到桌面上,结果是两败俱伤。都说“螳螂捕蝉黄雀在后”,虽然后来网龙做出让步,没有对无线部门下手,然而趁着动乱,腾讯“趁虚而入”高薪挖走一大批员工。

  就在熊俊身心疲惫之际,想起了之前李开复对他说的那番话,当时李开复直接表态愿意提供天使基金给他创业,但由于对网龙和91手机助手念念不舍,才没有答应。

  可今非昔比,他只能重新考虑出走创业。在还没想清楚创业方向时,李开复还把蔡文胜介绍给他。有两位大佬背书,他也就没啥好怕的。

  临走前,熊俊还厚道地帮91助手把未来的战略和方向都一一规划好。于是,刚开始出来单干时,熊俊完全不考虑做手机助手的事,可苦思冥想数月,最终还是决定杀回,“一是因为我熟悉,二是因为它离钱近。”况且那时候,移动互联网很热,而竞争对手不多,除了自己一手创办的91助手,就数周鸿祎领衔的360助手最有竞争力。

  最重要的是,熊俊留下的很多想法,网龙都没有执行。“网龙自己不那么做,不做我们就自己来做。”熊俊说。

  于是,同步网络应运而生,旗下的主要产品有同步推和同步助手,直接与老东家网龙打擂台。

  再度归来,熊俊的日子过得是战战兢兢,“同步推作为创业公司,有的时候感觉进退维谷,做得快怕被抄,怕被别人知道我们在做什么,做得慢又难以发展。”

  为了迷惑对手,熊俊怪招百出。他故意做了一款很差的产品与91助手在PC端对打,实则在手机移动端暗暗发力,当对手放松警惕之时,同步推已经牢牢站稳脚脚跟,杀对手一个措手不及。

  到2012年下半年,凭借广告营收,已经基本实现盈亏平衡。

  91助手高价卖给百度时,各种嘲讽一一袭来,熊俊成了众人口中的“失败者”。谁也没有想到,憋着一口气的熊俊,竟然杀回一记回马枪,而且很漂亮!